互联网 时政 评论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企业 工会 维权 就业 论坛 博客 理论 人物 网视 图画 体育 汽车 文化 书画 教育 娱乐 旅游 绿色 城建 打工

老圈甸沟网

企业共享“黑名单”,需要法律定规矩

2019-10-08 15:22:48 来源:老圈甸沟网

当然,客观言之,确实存在部分求职者随意爽约、放人鸽子的不诚信现象。而相关企业又得重新组织招聘。这会加大企业运营成本,损害了相关企业利益。相关企业有反制诉求,也并不奇怪。

而像现在这样,企业HR间自发形成的“黑名单”共享,不仅标准太过随意泛化、有多项侵权之嫌,甚至有沦为相关企业挟私报复的工具之嫌。像北京市某企业职工李旭仅因和上家单位有过劳动纠纷,单位赔了5万元,竟也进了“黑名单”,在求职时被多家企业拒绝,后来还是从一位其他企业HR那得知内情的。这不是在给人“放黑枪”、“打闷棍”嘛!

企业HR和求职者的纠葛,往往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具体内情不为第三方所知。企业自设“黑名单”对相关求职者不欢迎且也罢了;但把“黑名单”共享给其他企业,则是不相宜的。毕竟,人家求职,简历是投给该企业而非其他企业的,把其简历等信息共享出去,有侵犯他人隐私权、名誉权、劳动就业权之嫌。而其他企业若听信一面之词,受到误导,既可能错失人才,同时,也是在施行对相关就业者的歧视。这并不公平。

1.2013年8月26日,韶关钢铁在开会期间,原宝钢集团运营改善部总经理、韶关钢铁董事朱湘凯,韶关钢铁党委副书记、工会主席、职工董事寿耀明、副总经理冯国辉等多名领导人员公款违规高消费。给予朱湘凯、寿耀明、冯国辉党内警告处分,给予韶关钢铁参与公款高消费的原总经理助理兼人力资源部长蔡建群、韶关钢铁原董事会秘书、办公室主任郭剑峰、松山股份副总经理卢学云通报批评,责令参与公款高消费人员退赔相关费用。

“怎么还有如此不靠谱的求职者!”近日,面试北京某高校应届毕业生李某的HR,把他简历发到一个500人组成的广告行业HR微信群里,通报他“面试迟到,行为浮躁、好不容易跟他谈妥了薪资却被‘放了鸽子’……”群内不少HR发言响应表示将把他“拉黑”。北京市中银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保全坦言: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流动率较高的行业往往存在用人‘黑名单’,如零售、旅游、IT行业等。”

劳动者求职,不是给人审判的,没人有资格做他人的道德判官。企业HR掌握着他人饭碗的生杀予夺大权,但权力不能滥用,而应受到制约。求职者相对企业本处弱势,当然并非弱者就一定有道理,但真理也未必掌握在强势者一方手里。去年美团招聘有HR提出震碎人三观的“五不要”(不要简历丑的、不要硕士生博士生、不要开大众的、不要信中医的、不要黄泛区的和东北人),今年爱奇艺招聘又有HR提出过滤掉河南人,事件公开后都是以HR去职了事的。HR滥用“黑名单”共享,随意给求职者贴道德标签,甚至是挟私报复求职者,侵犯隐私、名誉、劳动就业等多项权利,虽然不易被人发现,但一旦被发现,是有被诉风险的,甚至是会把企业拖入公关危机之中的。

“一辆车‘上前线’,一辆车‘做支援’。”杨某某这样给手下人“讲戏”:“前线”车里,驾驶员负责占道,再把货车的路堵起来。等到碰瓷的人打来电话,副驾驶座的人就假装是亲戚或者110接警人员。如果有司机没发现撞人,那么后排1号座的人就负责追上去叫停“撞人”的货车。2号、3号座选择一人当碰瓷“主角”,另一人当“学徒”。

徐明争夺石化项目之时,渤海湾另外一个城市天津也在努力争夺国家批准中国石化天津炼油化工一体化项目。由于中石化的强大背景,这一项目最终在2005年12月获批。而在2008年初,中国石化与沙特基础工业公司达成了合作意向。2009年11月3日,时任中国石化董事长的苏树林、中国石化总经理王天普、天津市常务副市长杨栋梁三人一起出席了中沙(天津)石化有限公司揭牌仪式。有些凑巧,苏树林、王天普、杨栋梁三位中方主要参与人员均已在今年相继落马。

谈到大陆配偶在台湾的情况,她骄傲地表示,我们吃苦耐劳,既能相夫教子、侍奉公婆,也能出门工作挣钱养家,更有许多人独立创业、事业丰收。“我们近40万陆配为台湾的发展作出了不可小视的贡献。”

新华社北京5月5日电 题:关心青年成长,支持青年发展——五论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五四运动100周年大会重要讲话精神

植物的生存离不开水,但大洪水却能让很多植物遭受灭顶之灾。在中国南方和东南亚等地生长的一种浮水稻却有着“水来我长”这样奇特的水灾应对能力,能在雨季和洪水来临时,急速长高数米,让顶端叶子探出水面。这一神奇的特性引起了科学家的兴趣。

目前一些求职者随意爽约、放人鸽子的不诚信行为,引发了企业HR间的反制,而反制过程中又呈现出双方互害、求职者权益受侵犯的局面。《劳动合同法》《就业促进法》等相关法规有必要在适时修订时,增添设置“黑名单共享”机制的内容,对“黑名单”的共享,建章立制定规矩,以终结乱象,保障劳、资双方合法权益。(于立生)

中国与非洲,远隔千山万水,但路途的遥远从未阻隔双方交流的愿望。秦汉以降,丝绸之路逐渐形成,中国的丝织品源源不断输往中亚、西亚和欧洲,又渡海抵达非洲。又有海上一路,自唐以来,历经磨难扬帆西行,经南亚中东,抵达非洲东岸,明朝时郑和船队更是为中国与非洲国家间友好交往书写壮伟篇章。

不过,正如法谚所说:“任何人不能做自己案件的法官”。所以,若是设置“黑名单”共享机制,也只宜由行业联盟或协会这样的利益超然第三方机构负责具体操作。第一,得明确“黑名单”的进入标准,只能是针对随意爽约之类情节相对严重的情形。像“面试迟到”这样的细枝末节,像“行为浮躁”这样的过于主观的判断,也录入的话,那就太过随意、泛化了。第二,行业联盟或协会得尽到一定调查义务,得听取双方说法,而不能是偏听偏信一面之词。第三,得设置求职者的申诉渠道。第四,“黑名单”得有一定的进退出机制,封杀要有时限,不能把人一棍子打死。此外,企业在招募时,HR也必须把“黑名单”共享机制向求职者告知清楚,不能够不教而诛。

上一篇:工商总局局长张茅:今年把周期压缩到6个月
下一篇:科普:电动车容易自燃吗
编辑:

相关阅读

排行

最新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站地图 | 投稿邮箱 | 版权声明
Copyright 2008-2020 by 老圈甸沟网 all rights reserved